温哥华港湾 > 新闻中心 > 正文  
任正非:5G应用后你就知道 美国可能是落后国家
www.0403181.com | 2019-07-09 10:21:52  观察者网 | 0条评论 | 查看/发表评论

7月9日,华为“心声社区”发布华为创始人任正非6月18日接受法国《观点》周刊采访实录。

以下为实录全文:

1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请您聊一聊您的童年时期,特别是贵州的经历,现在华为是一家非常漂亮的现代化公司,想知道您过去是怎么样的?

任正非:从小学到初中二年级,?#20197;?#36149;州镇宁县成长,那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小镇。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在今天是很重要的旅游风景,非常吸引游客,但是我们当年在那里的生存状况是很贫困的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您小时候也受苦了吗?

任正非:?#27604;唬?#32943;定是在贫困中生活。但是我们小时候生活得很快乐,因为我们不知道法国?#25343;?#21253;好吃。我小时候没有离开过那个小镇,就在?#26412;?5公里左右的区域长大的,没有比较,不知何为幸福,所以我们感到很幸福。

后来我的父亲调到都匀,是一个少数民族区的中心小城。我从初三到高三在那里生活。在我那时候的眼里,都匀是一个很现代化的城市,因为它有两层楼高的楼房。当时大姐姐们带我们去逛小百货公司,我们看见有两层楼,认为很了?#40644;稹?#22823;姐姐?#20219;?#20204;懂得多,就笑话我没有眼光,怎么会认为都匀是大城市?它只是比小镇大一点。后来我考上了大学,就离开了贵州,从此没有在贵州工作和生活过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您小时候有没有吃不饱饭的时候?

任正非:你应该问我小时候有没有吃饱饭的时候。那时候吃不饱饭很正常,我们经常吃不饱饭,吃饱饭是偶然的。

image.png


2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当时您有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的自己会身处一场地缘政治的战争中?

任正非:肯定想不到。我们像爬楼梯一样一步步爬,根本不知道二楼是什么样的。所以,今天之所以希望中国的教育能够改革,就是想让农村的小孩知道二楼是什么样子,然后,一步一?#25509;心?#26631;地爬。我们没有名师指导,没有贵人开光,一步步爬楼梯爬二楼,才知道风光无限。今天互联网已经给农村孩子很大的视野,但是当年我们小时候是很封闭的。

3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很多人对您之前在军队的经历很感兴趣,您在军队具体做什么呢?

任正非?#20309;以?#20891;队当工程兵,第一个项目在东北辽阳,为从法国德西尼布.斯贝西姆公司引进的化纤厂施工。这在中国当时是一个很大、很现代化的化纤厂,自动化水平很高。这张照片就是与法国的工程师的合影。

4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女儿目前还在加拿大,这个情况对您个人或者对华为公司来说有什么影响?

任正非?#22909;?#26202;舟没有任何罪过,加拿大对她的拘捕程序上是不合?#23454;摹?#20294;是,我们相信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国家,拿出证据讲清楚,总是会释放的。我们耐心等待,走法律程序。

5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这个?#24405;?#30340;背景是欧美一些国家非常害怕中国的扩张,您觉得中国是否在扩张呢?

任正非:我认为中国历来就不是一个扩张的国家。几千年来,中国是一个闭关自守的封闭国家;现在中国奉行开放改革,主要目的是把外面的引进来。中国走出去,主要是商?#24471;?#26131;走出去,是以商业的?#38382;?#36208;到世界,并不是以政治的?#38382;?#36208;到世界,并没有带着意识形态走向世界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在启蒙时代郑和下西洋,船队比哥伦布的船队大三倍,走到一半的时候中国国内有一些政治的声音,下令?#20040;?#38431;掉头回中国。现在中国走出去有没有像郑和下西洋一样,走一半掉头的情况?

任正非:这个?#36866;?#24456;有趣,因为郑和下西洋和哥伦布下西洋目的不同。当时中国认为自己很强大,郑和带了很多礼品去拜访沿途各个国家,并不以商?#36947;?#24352;为目的。哥伦布下西洋,主要目的是寻?#19968;平稹?#39321;?#24076;?#36861;?#23433;?#23500;。郑和下西洋的目标不明确,没有驱动力,所以他走了一半就不走了。中国开放改革的目的是十分清晰的,?#27604;?#31062;国,融入世界。因此,开放改革不会半?#24452;?#24223;的。哥伦布下西洋的目标很明确,他要找到财富,也确实找到了,因此有?#20013;?#30340;?#36139;?#21147;。从?#20998;?#21040;亚洲的海洋上,沉没了350万艘船,经济全球化实际从数百年前就开始了。?#20998;?#20154;因为带着寻?#20063;?#23500;、扩大商?#24471;?#26131;的目标,所以把英文、法文、葡萄牙文、西班牙文都带到了全世界?#35805;?#25991;化、哲学、工业化带到了全世界,希望当地人民的意识形态跟他们一样,所以很多传教士很虔诚地到世界各国去传教,所以基督教、天主教遍布全世界。

我不仅是被?#20998;?#21830;人的奋斗精神所感动,?#20197;?#38750;洲原始森林和撒哈拉沙漠里看到小小的教堂时,也是无限崇拜。?#20998;?#36825;么多传教士飘洋过海,那时飘洋过海的工具很简陋,是一种很小的船。他们到达非洲海岸时,也许活下来的人只有百分之?#31119;?#20182;们向原始森林进发时,还会有更大的伤亡?#22351;人?#21040;达一个小村庄,就住下来在那里修了一个小教堂,在那里布道。布道以后就永远回不去了,他们如果要重新走出原始森林到海边,穿过大海再回去,迎接他们的可能又是死亡。如果没有他们几百年的文化传播,非洲的语言(英语、法语、葡萄牙语)不能通用化,今天开发非洲都很难实现。当年?#20998;?#21435;开发世界贸易市场的时候,去传教的时候,他们历经的艰辛?#20219;?#20204;今天多多了。

?#20197;?#21040;过中国一个很边缘的农村——普洱,一个少数民族拉祜族的村庄。一两百年前,传教士把吉他带进了这个村庄,这就是对一个小村庄的文化影响,这是一个音乐的村庄。你们现在看到的视频是我今年4月份拍摄的,是传教?#30475;?#26469;了文化普及,开发了落后地区。如果你们需要,我可以把这个视频送给你们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太好了。传教士把吉他带到这个地方,中国人把5G带到世界。

任正非:那是下一步的事情。那?#27604;?#19990;界的音乐家们可以同时演奏一首歌曲,因为时延非常小。


6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华为是一个很神奇的企业,在很短时间发展这么快,有一个集体的、分散的权力体系。我想问一下,每天早上让您起床的动力是什么?

任正非:睡不着了,想吃早餐。我们的权力结构是分层授权、中央监督的体系。让听得见“炮声”的人,有权力呼唤“炮火?#20445;?#28846;火”的成本要核算的。

7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现在西方人比较害怕中国,您说中国不是一个扩张的国家,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。您是否理解西方人讲到中国时的紧张态度呢?

任正非:其实美国夸大这种地缘政治的影响。这种夸大式的宣传,再加上很多人没有来过中国,就会有误解。中国现在要像美国一样把军舰开到世界各国去的能力也不存在。我个人认为,中国建立的是防御体系,中国比较怕美国,不怕?#20998;蕖?br/>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为什么认为中国怕美国呢?

任正非:因为美国想要称霸世界,?#20998;?#26159;政治多元化,不具有侵略性。?#20998;?#20027;要想做买卖赚钱,中国也想多买一些?#20998;?#30340;奢侈品,中国?#38431;分?#26469;赚钱,不然还要飞到巴黎去买东西。中国不断对奢侈品减税,就是?#38431;分?#21830;品。而且中国?#22242;分?#30340;经济是互补的,所以中国需要?#20998;蓿分?#20063;需要中国。如果用“一带一路”连接起来,?#20998;?#30340;商品到中国来,中国的商品到?#20998;?#21435;,车走到中途没有油了,中东、中亚就是能源基地,给我们经济加油。这样从?#20998;蕖?#20013;东、中亚到远东就连成一个大的经济版块。如果中国与日本、韩国再形成自由贸易区,这个版块的经济总量就会比美国大很多。那么,美国称霸世界就有困难了,它就希望我们不要团结起来。

8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在昨天的会谈中说华为准备好跟其他的国家签“华为网络无后门、无间谍行为”协议,现在华为是否准备好跟法国签署这一协议?

任正非?#26680;?#26102;可以签订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您曾经见过特朗普总统吗?

任正非:我去见他干什么?见马克龙总统是可以的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中国政府出台了《情报法?#32602;?#35201;求企业配合国家的情报工作,这种情况下怎么与法国签订协议?

任正非:那就试试吧。不只是我们与法国企业签,我们也?#36139;?#20013;国政府与法国政府一起签。

9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或者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怎样?有些人认为华为是靠中国政府的帮助,才发展得这么迅速。

任正非:我们在中国是受中国的法律管辖,依法向中国政府?#20260;埃?#20844;司经营都是我们自己做主。我们没有一分钱的资本来自国家,我们的年报是KPMG审计的。现在你们看到的是2018年的年报。

10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这是资本方面,如果中央政府要求把从路由器、网络设备上获取的信息交给他们,怎么拒绝呢?

任正非:第一,我们要履行为客户负责任;第二,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要求过这样做。

我们卖给客户的是一个裸设?#31119;?#22914;同“自来水管”和“水龙头”一样,终端就像“水龙头?#20445;?#36830;接设备就像“水管”。里面流“水”还是流“油?#20445;?#26159;信息系统决定的,而且网络是控制在运营商手中,不是我们决定的,我们取不到数据。我们敢于?#20449;得?#26377;安装后门,希望你们去采访美国公司,让他们一样与法国政府签订协定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您觉得谷歌和脸书都没有办法?#20449;?#21527;?

任正非:不知道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?#26680;?#31185;呢?

任正非:不知道。


11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曾经有没有因为一些商业的原因想要获得客户、用户的信息呢?

任正非:我要这个信息干什么?

纪尧姆·格哈雷:因为21世纪信息就像石油一样。

任正非:石油对我们没有用,我们要的是汽油,汽油可以在加油站买到。客户原始信息对我们没有用,在网络上、社会上公开的信息对我们才是有价值的。

12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华为成功的关键是什么?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任正非:成功的关键是矢志不渝为客户创造价值,所以客户相信我们,今天面临这么恶劣的环?#24120;?#23458;户还要买我们的5G,就能证明。美国政府是世界上最强大的,在这么严厉的打压下,客户还要买我们的东西,这就是我们这些年矢志不渝忠于客户、为客户创造价值而产生的影响。

最担心的是什么?就是太成功了,员工惰怠了,不愿意到艰苦岗位,不愿意到艰苦地区去。现在特朗普把我们逼活了,他们转变了惰怠思想。

13、纪尧姆·格哈雷:能否描述一下鸿蒙是怎样的系?#24120;?br/>
任正非:我们有数千块电路板,电路板?#23478;?#26377;操作系?#22330;?#40511;蒙操作系统是一个面向确定时延系统的操作系?#24120;?#23454;现系统端到端处理时延是精确到5毫秒,甚至更低的毫秒级乃至亚毫秒级,控制只有这么小时延,对物联网自动生产有用。比如无人驾驶,齿轮转过来时延是几毫秒,如果是不准确的,不然这个齿轮来了,那个齿?#21482;?#27809;有来,就咬合不上了。我们是为了万物互联、将来走向智能社会所做的一个操作系?#22330;?br/>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也就是说,如果鸿蒙操作系统发布之后,速度比安卓或者?#36824;?#30340;操作系统更快是吗?

任正非?#22909;?#26377;比较。有可能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这是一个商业论据吗?

任正非:这是?#38469;?#35770;据,不是商业论据。但是与?#36824;?#23433;?#32943;?#27604;,我们的缺点是没有生态,只是一个?#32771;际?#24615;操作我们电信网络的系?#22330;?br/>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美国和华为的问题有两个层面:第一,商业层面。美国政府希望阻止华为把?#38469;?#21644;设备出口到他们国家中。第二,供应商层面。欧美供应商向华为销售半导体。以上这两个层面如果出?#27835;?#39064;,哪个层面影响最大?

任正非:第一,鸿蒙系统并不是像大家想象那样用在?#21482;?#20013;,做这个系统的时候并不是想替代谷歌的。如果谷歌高端系统不向华为开放,鸿蒙系统会不会转移做一些生态?现在还没有完全界定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就是备胎计划(B计划)吗?

任正非:不是,本身就应该有这个系?#24120;?#25105;们的网络才能运行,这个系?#21507;?#26412;是为了电信网络而设计的。

第二,美国不购买产品或者一部分国家不购买产品,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。过去三十年中,就有很多客户不买我们的产品,现在特朗普先生给我们大?#21015;?#20256;以后,反而买我们产品的客户增多了,因为他的宣传具有伟大的影响力,有一定的分量,我们自己说自己好的时候,有些客户并不相信,特朗普说我们好的时候,这些客户反而相信我们了。

至于有些国家不卖给我们零部件,双方都会受到伤害,可能我们的销售会减少,他们卖的东西?#37319;?#20102;。华为不是上市公司,?#23548;?#26377;点下滑没有关系,但是他们7月份发布财务报表如果不好,股价就下降了。所以,双方?#21152;?#24433;响的。

14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华为会不会希望跟?#20998;?#30340;一些半导体生产厂家结盟呢?刚才您提到了“一带一路?#20445;?#36825;是不是可执行的操作?

任正非:?#27604;唬?#27604;如我们购买意法半导体的器件数量增加了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如果跟美国摩擦继续下去,就与?#20998;?#19968;些厂家结盟?

任正非:对,更多购买?#20998;?#21378;家的产品。

15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我有个叔叔想买华为的?#21482;?#20320;觉得我应该向他说什么呢?是马上就买,还是看看美国制裁发展的情况?

任正非:不用等。在照相功能上,华为?#21482;?#26159;全世界最好的,有相当多的功能我们是独有的。

16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刚才说到华为希望创建一个生态系?#24120;?#36825;个系统创建要多久呢?

任正非:很多年才能做到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中国有很多很强的软件公司,华为也可以跟他们结盟,今天这样说是非常坦?#23454;?#35828;法,是否担心会让公司地位变弱呢?

任正非:我认为,我们公司在短时间内会从高位?#33945;?#24494;下?#29380;?#20123;,但是重心低了以后,我们站得更稳了,下一步爬山的劲可能更大,爬得更高。

17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如果法电或者?#23478;栏?#30005;信想签5G合同,签了之后不会有任何设备供应的问题吧?

任正非:那?#27604;?#19981;会有问题,而且我们提供的5G设备是世界最好的,两、三年内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一个厂家可以赶上。供应不会有问题,公司的生产仍然热火朝天。

18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现在有一些人会觉得?#35775;?#30340;运营商不?#20598;?#37096;署5G,现在看来5G能赚钱的应用只有自动驾驶,其他应用好像赚不了什么钱,这个说法?#26376;穡?br/>
任正非:这不对。?#20998;?#20026;什么比中国早发达?就是因为几百年前的铁路和航海能力。因为中国那时的交通是基于马车,马车比火?#24503;?#27604;轮船载重量小,所以?#20998;?#39318;先工业崛起了。信息传送速度提升后,也将带来经济上不可估量的增长。5G的速度至少比4G快10倍以上,速度快会促进经济文化的快速发展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这是偏政府的论据,运营商自己出钱投资,不能马上赚到钱。

任正非:不是。如果换成5G以后,还按现在4G的标?#38469;?#36153;,运营商的盈利能力能够大大的增加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为什么?

任正非:因为5G成本按每比特计算只有4G的1/10,每比特能耗也只有1/10,5G速度在同等的能耗下是2G的一万倍。任何一个产品的先进性不能意味着是高成本,应该是高价值。5G应用以后你就知道,将来美国可能是落后国家。

19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去东莞松山湖参观过,发现您对?#20998;?#30340;建筑非常欣赏。您是否觉得?#20998;?#22312;电信这个领域应该以一个声音说话呢?

任正非:我首先?#27493;?#26494;山湖建筑,这是日本建筑大师设计的,我们并不知道会设计成这样。这位日本建筑大师在美国?#20142;?#26412;科、硕士、博士,但是不?#24179;?#33521;文,他只会画,松山湖就是他画出来的,是个天才。松山湖不是我们想要建成这样,而是建筑师想要建成这样。

20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之前基辛格问过,如果要联系?#20998;蓿么?#35841;的电话,您觉得谁能够代表?#20998;蓿颗分?#23545;外发声时,是马克龙、默克尔还是谁能代表?#20998;蓿?br/>
任正非?#26680;?#20063;不需要代表?#20998;蓿?#22240;为各个国家?#21152;?#33258;己的利益,站到自己的利益角度上思考自己的问题,?#20998;?#20108;十几个国家达成一定的平衡就行了。因此,?#35775;俗?#37096;放到比利时是有道理的,放在巴黎就是法国代表?#20998;蓿?#25918;到柏林就是德国代表?#20998;蕖E分?#21508;个国家?#23478;?#35851;求自己的经济发展为目标,而不是谋求做世界霸主为目标,所以?#20998;?#26159;非常值得合作的伙伴。

21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刚才说?#20998;?#30340;铁路和航海非常发达,现在很多人认为?#20998;?#36825;方面落后了。

任正非:我讲的是三百多年前?#20998;?#20026;什么会崛起,不是讲今天?#20998;?#30340;铁路发达。三百多年前,?#20998;?#30340;崛起是因为铁路和航海,中国的落后是因为还靠马车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有一个AI的学者说,?#20998;?#22312;科技的版图上不存在了,对此有什么看法?

任正非:我不这么认为。工业革命的基因还在?#20998;蓿?#36825;些基因都是一颗颗珍珠,?#20998;?#38656;要一条线把这些珍珠串起来,变成项链。如果你带着一根线到非洲去,是穿不成项链的,只有带个铁锹到非洲去挖一些矿产。?#20998;?#22312;科技基因上还是非常强大的。人工智能的根本是数学,世界上数学最发达的是两个国家:第一是法国,第二是俄罗斯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?#26680;?#28982;法国有这么多研究者,问题是过去四十年间没有一家公司成为巨头,而华为、谷歌、阿里都是在过去四十年间崛起的,您怎么看?

任正非:基因还在,但是基因不能自动转变成组合体,这就需要企业家和政府合理地?#36139;?#25105;们公司的生产系统是使用法国达索的软件,怎么说?#20998;?#19981;伟大呢?是很伟大的。你们去看一看我们的生产线,回去采访达索,怎么华为买你们的产品用得那么好?

但是法国的企业环境有一个缺点,劳工保护太厉害,导致企业家不敢雇人,不能形成规模性的集团,就没法在世界上站起来。

22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现在华为和特朗普之间的冲突是科技性还是商业性的呢?

任正非:我不知道特朗普怎么想的,我猜想应该是政治性的吧。在通讯科技上,美国没有5G,也没有光交换,很多东西它都没有,不存在科技竞争。电信设备产业上,美国与我们也没有同类商品的公司,所以也不存在商品竞争。他们莫名其妙打我们,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。但客观上应该是帮助了爱立信?#22242;?#22522;亚,就是说在帮?#20998;蕖?#25105;们也很高兴,只要人类用了爱立信、诺基亚的产品,人类得到了服务,也是我的理想,不一定我们自己服务。

23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华为主要的竞争对手包括爱立信、诺基亚、三星都不是美国的公司,朗讯、北电这两家公司在过去十五年间犯下哪些错误呢?

任正非:他们?#25913;?#20123;错误我不知道,我知道我们自己犯过很多错误,我天天挨批判,蓝军部还在公?#23601;?#19978;提出“任正非十大罪状”。我们不断在改正自己的错误。

幸亏世界上还有爱立信、诺基亚能担负起人类5G时代,我们是高兴的。排斥我们的国家也不会没有5G使用,所以就像?#20197;奚推还?#19968;样,我也要赞赏爱立信、诺基亚。严格来说,爱立信、诺基亚是我们的老师,交换机是一百多年前爱立信发明的,诺基亚原来是做橡?#32791;?#26448;的公司,上世纪是全世界?#21482;?#20570;的最好的公司,都是我们的老师,我们要尊敬老师。

24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湖里面的几只黑天鹅,是不是预示着特朗?#29031;?#25105;们麻烦了?

任正非:我不?#19981;?#28246;里的黑天鹅,不是我养的。因为黑天鹅总是吃湖边的花草,我?#19981;?#28246;边的植物茂盛一点。它对花园有?#33529;?#24615;,我不?#19981;丁?#39295;了可以吃湖里的鱼,这是可以的,但它总吃草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有一本书专门讲黑天鹅的,在2007年金融危机之前写的书。

任正非:正因为如此,不知道谁把黑天鹅扔在湖里面,它们还下蛋繁?#24120;?#25105;们赶都赶不走。将来知道谁把黑天鹅放在湖里,要把他抓起?#21019;?#23617;股,把我们的花草吃了,罚他每天吃?#23435;?#39184;以后要去喂?#33368;叮?#35753;黑天鹅不要吃我们的花草。

25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有一个经济学家之前写了一本书,中国直到十九世纪初都是世界?#31995;?#19968;大经济力量,您认为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发展是不是只是回到正常的情况?

任正非:在过去三、四十年中,中国有了很大发展,但是发展的质量还要提高,将来能给人类多做一些贡献,这点做得还不够。走在我们前面的国家有整个?#20998;蕖?#26085;本、美国,中国GDP虽然数量比较大,但很多是中低端商品,人均GDP还是比较少的。

我知道你去过贵州,看到一些偏僻地方的?#20064;?#22995;还是比较贫穷的。国家号召一定要脱贫,要缩小贫困人口的数量,各级政府在努力改善,发展生产。只有改善了贫困,?#20064;?#22995;才会安居乐业。美国幻想的颜色革命就不会出现,因为人民群众慢慢都富裕起来了,就只会去想发展生产的事。

可能你们没有去过西藏,我觉得西藏的交通比深圳好,基础设施修得非常漂亮,经济、人民生活也明显改善了,我相信在这些地区不会出现混乱的状况。国家用很大力量来解决中国的贫困人口问题,这个?#24223;?#26159;正确的。相反美国没有解决好贫困人口问题,过去认为是种族问题,说“白人富裕、黑人贫困?#20445;?#29616;在不是这样,美国贫困的白人数量也很多。这次打贸易战加关税,其实给美国人民的日用消费品增加了很多经济负担。

大家也知道,中国出口商品的价格已经降到不能再?#25285;?#20877;降企业就破产了,美国再加税,这边不?#23548;郟?#31246;是让美国人民承担了。如果美国不能解决美国普通?#20064;?#22995;的贫困问题,社会也会出现一些混乱的。对比下来,中国政府坚定不移去消灭贫困,这个做法是非常正确的。

26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我们看到华为有一个非常独特的分权治理体系,您觉得能让人民脱贫的?#36139;?#26159;社会主义?#36139;然?#26159;资本主义?#36139;齲?br/>
任正非:我认为,小平同志在开放改革时就设计了?#36139;?#30340;基础,“社会主义+市场经济”。社会主义讲的是公平,但是这个公平过去在中国被错误理解为平均。社会主义公平是多劳多得,贡献大的人多拿一点。比如,我们两个到码头去扛麻包,你个子大扛三包,我老了只能扛一包,你的收入就是我的三倍;你也扛不?#23435;?#21253;,人与人的生理差距是有限的;但是资本差距是不受生理?#38469;?#30340;,你可以拥有100亿美金,我只拥有10万美金,我们?#21152;?#21033;10%,那你盈利了10亿美金,我盈利了1万美金。所以贫富出现大的差距是资本杠杆造成的,不是劳动形成的。

邓小平认为中国的基础?#36139;?#26159;社会主义多劳多得,但是要走市场经济的道路。市场经济就会有资本杠杆。中国要在资本和劳动之间牵制着,达到一定平衡。这个平衡?#20260;?#26469;实现?政府,政府来改革。中国从一个非常贫穷的经?#27809;?#30784;开始改革时,改什么?改利益分配。十三亿人民改利益分配时,大家想象会有多少矛盾冲突,多少利益矛盾要爆发,中国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控制着,使国家不要出现混乱。所以,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,要改革、要开放、要发展,但是不能出现混乱,一定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管住。中央把握改革的?#36739;?#33410;奏,下面政府改得太慢,捏太紧出现僵局了,邓小平就说“胆子要大一点,步子要快一点?#20445;?#26377;的改革走太快了,矛盾激化了,他四项基本原则又捏一下,让你走慢一点。所以,经过三十年时间,中国就过渡过来了。

国家资本的钱是谁的?是人民的。政府怎么还给人民?修路,高速铁路、高速公路……。大家想一想,西藏修了高速铁路,能赚钱吗?作为资本家是不会投?#23454;摹?#20013;国的高速公路、高速铁路轰轰烈烈地建,这是国家在?#36139;?#24314;设,人民受惠了,这样平衡了不同阶层人民之间?#25343;?#30462;。美国幻想中国爆发颜色革命,没有成功。

27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我觉得政治在华为的商业中有一个挺重要的地位,来的时候路过看到了香港的游行?#23601;?#19990;界开始慢慢分裂,特朗普不相信中国、不相信中国的体系,中国不相信西方媒体报道的内容,这样会不会造成世界的分裂?

任正非:我不搞政治,所以搞不清楚,你可以问我?#38469;?#38382;题。

28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刚才谈到教育,您觉得现在应该教孩子一些什么内容?是通识文化还是数学、信息?#38469;酰?br/>
任正非:现在有几种教育方式。北欧的教育模型从来没有考试,孩子都快乐成长,发现自己?#19981;?#20160;么,找到自己的发展?#36739;頡?#21271;欧国家虽小,但除了爱立信、诺基亚、ABB、?#39184;?#30707;油……外,还有许多大公司。所以,他们的教育也是成功的。中国由于国家太大,不知道谁是?#21028;?#20154;才,所以中国通过一级级考试,考试使得孩?#29992;?#25104;为呆板的“小鸭子?#20445;?#21019;造力被消灭了。偶尔?#40644;?#20113;层的少数人,是天才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您会建议小孩家长教什么东西呢,编程、数学之类吗?

任正非:我认为,最主要是让小孩的天性要发挥出来。我们不知道小孩的天性到底在?#22982;?#38754;最佳发展,因此小孩要早一些知道自己的天性,早一些走向正确的发展道路,这个小孩才能有效地成长。其实家长并不了解小孩,举一个例子,这位女士的先生是学电子的,50岁才知道自己是画家。待会你?#19979;?#30475;一看,她先生捐赠给公司的一幅画,是临摹罗浮宫的拿破仑?#29992;幔?#36824;是他学画画不久时临摹的。如果他从小发挥天分,可能就成长为名画家。因此,小孩一定要找到自己最佳的成长?#36739;潁?#27839;着那个?#36739;?#36208;,才不会浪费自己的精力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您找到您的天性有点晚了,您之?#23433;?#26159;学建筑吗?但您还是成功了。

任正非:那时候我们在山沟?#36947;錚?#19981;知道世界是什么样子,没有人给我们指点,所以缺少?#21496;?#26089;发现自己天性的机会。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,孩子接触面这么多,他的天性发展应该是快的。所以,信息社会对人类社会的进?#25509;?#24456;大的?#36139;?#21147;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有没?#24515;?#20301;作家、哲学家的书对您启发特别大?#23458;?#33616;给我们看。

任正非:所有人。苏格拉?#20303;?#26575;拉图、孔子、孟子以及法国那么多哲学家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您有没有特别欣赏的发明家、科学家、创造家?

任正非:所有的人都欣赏,没有不欣赏的。无论发明大,还是小,都是在为人类做出?#21496;?#22823;的贡献,不能用一个天平来称人对社会的贡?#20303;?#23601;如?#32769;站仍?#19968;样,有些人捐献了很多钱,有些老太太只捐了一块钱,不代表捐献多的人一定是最伟大的人,否则这个世界不会认为德兰修女是世界最伟大的人。所以对科学家的评价,不能随便用天平来称他们的价值,每个人为这个社会做一点贡献,就是伟大的。?#27604;?#21487;能社会有时候忘了给你发?#38381;攏?#20320;回家拿萝卜自己刻一个,自己贴在胸口就行了,只要你心里高兴,就完成了对人类的贡献,完成了对心灵的自我洗礼。

29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现在社会上有这么多的新?#38469;酰?#22914;5G、人工智能、量子计算,您对?#22982;?#38754;?#38469;?#26368;感兴趣?

任正非:第一,主要看这些?#38469;?#22914;何为人类未?#21019;?#36896;价值;第二,华为公司能力有限,不能什么都感兴趣。

30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现在华为在5G方面的角色非常重要,而美国没有一家公司能与华为在这方面较量,您是否觉得这样一个时刻,就像美国当年发现俄罗斯走在它前面一样呢?

任正非:其实我们在早些年就发觉了这个问题,这个世界只?#23567;?#19977;个支点”才是平衡的,如果只有中国?#22242;分?#26159;?#40644;?#34913;的。早期,我们曾经想把自己卖给摩?#26032;?#25289;,他们换了董事长以后不要了;后来我们又想?#23637;?#25705;?#26032;?#25289;,被美国政府阻止了。其实目的就是想形成“三角形”的平衡,现在只有两个点,是不稳定的,这个矛盾迟早会出现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现在两点是哪两个支点?

任正非:中国?#22242;分蕖?br/>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您说的支点是什么意思?

任正非:支点是指这个产业,大家要分享这个世界,如果美国在这个产?#24471;?#26377;分享,那会?#40644;?#34913;的,世界也不稳定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美国想要阻止华为的?#38469;酰?#26159;要等待他们研究出新的?#38469;?#21527;?

任正非:历史的?#24503;止?#28378;向前,不是谁可以阻挡的。

31、艾狄安·热尔内勒:在硅谷有一个传?#24120;?#27599;一次变革之后都会有一个新的世界之王,之前是IBM,之后是微软,再往后是Google、Facebook,新的世界之王上台之后把旧的打下去,您是否觉得华为第一次成为了世界的主人?

任正非:我不是狮子,我就像兔子一样想找一个角落躲着,现在躲不了,不知如何办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您看起来不像是兔子。

任正非:但是我更不像是狮子。

32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华为当初是最早进入非洲的公司之一,您认为非洲大陆未来会有怎样的发展?

任正非:非洲和拉丁美洲是人类开发最晚的两个地区。欧亚两个版块的自然资源大多数快开发完了,非洲的自然资源还有待开发,所以下一轮的发展应该在非洲。 ?

33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对法国有没有一些特殊的感情?您有特别?#19981;?#30340;法国建筑师吗?

任正非:我们?#26412;?#23637;厅的楼就是法国设计师夏邦杰设计的,也是他最后一个建筑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您经常去法国,?#19981;?#27861;国的酒吗?

任正非:我不会喝酒。但是我?#19981;?#27861;国的数学,法国的高等师范是全世界最厉害的数学学校。我们还会继续加大在法国的投资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?#21644;?#36164;哪些领域呢?

任正非:主要在研发领域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华为现在有五个研究所在法国?

任正非:可能还会逐步增多、扩大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现在法国代表处是一千名员工,未?#20174;?#21487;能发展到多少人呢?

任正非:这个数据我不清楚,但是科学家的数量会大幅度增加。逐渐走向人工智能的生产方式以后,人员的增加不会显著,但对未来新?#38469;?#30340;探索会显著增加。

34、纪尧姆·格哈雷:硅谷的一些企业家们都说“我有改变世界?#25343;?#24819;?#20445;?#32780;您总是谈公司要活下去。您觉得是他们过度夸大?#20439;?#24049;的理想,还是您过度谦虚了?

任正非:假设我们都才25岁,在一起喝咖啡,我一样的也狂妄。可能有一个人冒出头来了,这个人用餐巾?#20132;?#19968;个模型,另外几个人在这边?#27493;?#26500;,?#29380;黄?#24320;个公司,这就是英特尔。硅?#26085;?#31181;鼓噪的精神对青年人是适合的,如果没有热情、没有理想,就不能成功。我年轻时应该与他们没有什么区别,现在老了,挫折多了,说话规矩了一点。

艾狄安·热尔内勒:您在贵州时也想到这个吗?

任正非?#22909;?#26377;,怎么会想到这一点??#20197;?#36149;州?#25343;?#24819;是逃出爸?#33268;?#22920;的控制,到外省读书。当听说可以到外省读书时,我很兴奋,因为我没有出过县门。所以,我认为青年人的躁动不是坏事,他们会互相聚集能量,可能让一个人把这个火点燃了。点燃火的人就雇佣其他人。所以,硅谷的精神是值得提倡的。

35、纪尧姆·格哈雷:刚才说人工智能时代可能不会雇佣那么多人,未来十年、二十年以后,每个人都还会有一份工作吗?

任正非:举一个例子。过去在非洲设?#26222;?#28857;时,我们一个工程师一天最多设计4个站点;现在一个工程师用人工智能设?#21697;?#24335;,一天能设计1200个站点。我问他“为什么是1200个站点?#20445;?#20182;说“合同总共就1200个站点”。生产效率提高,是有益人类生活的。

人工智能创造财富只需要少量的人,但是财富增多了,会养活更多的人。如果有些人认为需要工作,那就要努力学?#23433;?#26377;工作,也会促进社会更进步。工作人的收入和不工作人的收入相差应该很大。大家可能看过我们的生产线,基本上没有什么人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大家可能都希望工作,需要用什么方式让大家?#21152;?#24037;作呢?终身学习还是最低工资?

任正非:今天大家对人工智能的?#24535;澹?#21644;当年对纺织机械的?#24535;?#26159;一样的,当年纺织机械出现的时候,大家把纺织机?#20381;茫?#36825;是一样的道理。怎么适应未来新?#38469;?#31038;会?我也不知道,大家在?#25945;幀?br/>
纪尧姆·格哈雷:如果给人工智能的应用设一些限制,是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?#25913;兀?br/>
任正非:不知道。因为现在人工智能主要用于改进生产效率,没有用到改进情感上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您认为一些工作是机器人永远无法取代的?

任正非:?#27604;唬?#26377;很多工作是人工智能不能代替的,比如喝咖啡,人工智能很难代替。当你生病在?#37319;?#21627;吟的时候,进来一个机器人,给你打一针就走了,你不会感到冷冰冰吗?还是需要一个真人有温度的情感,这就是体验。

36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认为华为三十年以后是怎么样的公司?

任正非:我不知道三年以后华为还能不能活下来,所以我不可能预测三十年以后怎么样。如果我们还活着,希望三年以后还有机会在一起采访。

纪尧姆·格哈雷:如果特朗普要过来,您会敞开大门?#38431;?#20182;吗?

任正非:?#27604;唬?#25105;们可以去讨论这个世界应该怎样开放、合作、共赢,也许他会改变他的思维方式。

37、纪尧姆·格哈雷:特朗普说华为是美国的敌人,您对此有什么反应?

任正非:首先,华为是为人类创造幸福和创造?#27604;?#30340;,怎么可能成为敌人?三十年来,无论在非洲,还是在疾病流行的地区、战争环?#22330;?#33258;然灾害,包括日本核泄露的时候,我们都努力站在第一线为人类服务,怎么可能成为敌人呢?他的定义是不正确的。

38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认为华为的目标是什么?让员工满意,让政府满意,还是让世界满意?

任正非:我们是想让社会满意、让人民满意,因为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为客户服务。客户是谁?65亿人民,可能将来在物联网上还会有更多的联接。所以对我们矢志不渝的目的就是为客户创造价值,让人民满意。

39、纪尧姆·格哈雷?#20309;?#26469;华为在法国?#24515;?#20123;计划吗?

任正非:法国是一个具有良好投资环境的国家,法国以数学为中心,是世界上科学?#38469;?#26368;发达的地区,这与拿破仑在几百年前确定“数学立国”有很大关系。人工智能的本质就是数学,我们在人工智能上要加大发展,在法国的投资发?#22815;?#20250;继续加强,继续深入。

现在我们刚刚初步体会到人工智能对我们的影响,我们?#21482;?#30340;照相?#38469;?#30446;前是世界上最好的,其实就是法国的数学家设计的,用数学的方式合成图像。未来人工智能将会在更广泛的领域发展,还要吸纳更多?#21028;?#30340;数学家加入到我们公司。

40、纪尧姆·格哈雷:您最?#19981;?#30340;谚语是什么?

任正非:合作共赢。

   0
相关新闻
又有华人为13万空置税打官司 原来是孟晚舟任正非:大多数国家都愿意用华为 除了这几
任正非:华为操作系统鸿蒙将比安?#20811;?#24230;快6任正非:华为的资本没有一分是来自中国政府
被中国骂“幼稚” 特鲁多回应了加拿大电信巨头倒闭 任正非否认涉华为
中国用朝鲜问题 换来美国对制裁华为的让步汇丰高管回应中共:不对孟晚舟被捕负责
华为部分解禁 川普回国遭批美国或放松对华为制?#23391;?#24687; 供应商的股票看
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:
您可登录或者注册,也可直接以游客身份
全部评论
没有评论
实用资讯
24小时新闻排行榜
1 3名中国游客旧金山市中心被砍 现场血?#21462;?#28151;
2 7名中国游客命丧死亡?#25151;?中领馆紧急发文
3 这款车你还敢开吗?!引擎起火 有人被活活
4 罕见!世界最毒蘑菇现身加拿大!一?#20598;?#21487;致
5 Rogers全国?#34987;尽?#26080;法报警!警方推荐你用这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48小时新闻排行榜
1 反转?华裔老人往女孩?#25104;?#27900;热?#38647;?#30495;实版本
2 3名中国游客旧金山市中心被砍 现场血?#21462;?#28151;
3 7名中国游客命丧死亡?#25151;?中领馆紧急发文
4 未来1周南加强震机率96% 卑诗爆发超级大地
5 这款车你还敢开吗?!引擎起火 有人被活活
6 罕见!世界最毒蘑菇现身加拿大!一?#20598;?#21487;致
7 注意!大温哥华又一个城?#24515;?#24341;入房屋空屋税
8 华裔女富豪欠薪68万坐牢 员工下跪?#20013;健?/span>
9 省长急了:4个月有12病人等手术?#20154;?#20102;
10 华裔女游客到美国?#31243;?#19968;趟 竟被海关扣下


最新专稿 更多>>
1 温哥华中年老母亲们的生活剪影 简直不能再
2 在温哥华品尝札幌风格的日?#25945;?#28857; – Bake4
3 7名中国游客命丧死亡?#25151;?中领馆紧急发文
4 3名中国游客旧金山市中心被砍 现场血?#21462;?#28151;
5 暑假回国去哪玩?人少风景美的神仙小众目的
6 罕见!世界最毒蘑菇现身加拿大!一?#20598;?#21487;致
7 这款车你还敢开吗?!引擎起火 有人被活活
8 Rogers全国?#34987;尽?#26080;法报警!警方推荐你用这
9 在皮特湖荡起双桨:穿梭于世外?#20197;?#33324;的美景
10 未来1周南加强震机率96% 卑诗爆发超级大地
专栏作者
1一根梣木2克姐3木珠
4杰西5Jenni6Hedy刘祎
7雨欣8鸭绒9蓉逸
10?#20035;?/span>11朱敏怡12伯爵奇士
热门专题
1萌娃大赛2中加关系3中美贸易
4孟晚舟5特鲁多6专稿
7巴黎圣母院8大麻合法化9小雨遇害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?#24863;?#24687; | 网站?#24049;?/a> | 隐私保护
Jobs. Contact us. Privacy Policy. Copyright (C) 1998-2018. CyberMedia Network. All Rights Reserved.
全民突击觉醒对照表
乐彩3d论坛 乐彩01app 街机捕鱼鱼潮 黑彩平台为什么不怕报警 时时彩北京赛车开奖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快彩pk10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26期开奖结果 七乐彩3拖8 山西11选5开奖查询